上海PISA夺冠引起巨大反响

一.  PISA概况

《国际学生评估》(PISA)是由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主办的大型国际性教育成果比较与监控项目。评估对象为刚刚结束义务教育的15岁学生,考察其阅读、数学和科学等方面的素养,了解学生是否具备未来生活所需的知识和技能。评估目的在于衡量各国义务教育的产出,提供教育成效对比的指标,并通过收集家庭、学校等方面的相关信息,为各国教育政策的制定和调整提供参考。

PISA项目于1997年启动,由OECD负责组织各国教育专家讨论、设计,历时三年;2000年正式实施。 评估三年一届,阅读、数学、科学三科中,每届重点考察其中一科。2009年以阅读为主。 OECD成员国可作为国家参加PISA评估,非成员国则以地区为单位。每个国家或地区参与的学生人数在4500人到10000人之间。加拿大每届组织二万至三万名学生参加评估,来自约1000所中学。美国人数较少,每届5000人上下。亚洲地区,香港、韩国、日本、台湾和新加坡也先后参加了PISA评估。中国内地2006年参加试评,但未公布结果。2009年评估中,上海地区5115名学生正式参评,来自152所学校。

PISA新颖、规范、科学的设计与严格的控制标准,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现在已发展成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学业评估,2009年参与的国家和地区达65个,GDP总量占全世界的86%。

二.  评估方法与考察重心

PISA测试样本采取随机抽样获得。第一步学校抽样,从该国家或地区全部中等学校名册中抽取。美加没有独立的职业教育,故参与的学校均为综合中学。而中国大陆、台湾等地二者分流,参与学校既有普通中学,又包括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和职业学校等。第二步是学生抽样,每校随机抽取35名学生。

PISA以纸笔测验的形式测量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的素养,学生还需完成一份关于家庭背景和学习情况的调查表。同时学校校长也需填写问卷,回答学校的人口分布特征及学校学习环境等问题。 家长问卷则是非强制性的,以获得学生更多信息。

以往的测评,更多关注学校里获得的知识,考查学生对课程的掌握情况。而PISA 评价的核心是学生的‘素养’, 即“应用所学知识和技能,分析、推理和进行有效沟通,解决和解释各种不同情境中问题的能力”。 PISA的评价理念和技术,与常见的、常用的有所不同。要正确解答PISA试题,学生只需理解基本概念,灵活运用他们已经掌握的知识和能力,无需特别准备。
“素养”这个概念指导了PISA 测评内容的制定,和测试结果的衡量。PISA 将测试分数划分为六个能力等级。2级为学生应达到的基准线。1级或低于1级的学生难以完全参与科学技术起着重大作用条件下的社会生活。5级水平的学生可视为明日的世界级知识工人。6级水平的学生具有细致的分析能力和高水平的综合能力,具备未来知识经济决策所需要的潜质。

除教育质量——‘Quality’外,PISA关注的另一个重点是教育的均衡度—— ‘Equity’,即贫困与富裕地区,不同背景、不同阶层家庭对学生素质的影响。 同时也考察国家经济水平是否决定教育结果;教育投资与产出的关系——‘Efficiency’,以及教育产出是否促进经济增长。

三.  PISA 2009主要结果

2009年之前的三届评估,芬兰名列榜首。2003年 芬兰取得阅读、数学和科学全部三项第一名,从而被视为基础教育成功的典范。世界各国纷纷对其进行调研,分析其教育成功的原因,以为借鉴。

2010年12月7日,经合组织公布2009年第四次国际学生评估结果,这次是上海中学生在阅读、数学、科学等三方面的素养名列世界第一。

下表为世界主要东、西方国家的平均分:

阅读 数学 科学
OECD 平均 493 OECD 平均 496 OECD 平均 501
上海 556 上海 600 上海 575
韩国 539 新加坡 562 芬兰 554
芬兰 536 香港 555 香港 549
香港 533 韩国 546 新加坡 542
新加坡 526 台湾 543 日本 539
加拿大 524 芬兰 541 韩国 538
日本 520 日本 529 加拿大 529
美国 500 加拿大 527 台湾 520
德国 497 德国 513 德国 520
法国 496 法国 497 英国 514
台湾 495 英国 492 美国 502
英国 491 美国 487 法国 498
俄国 459 俄国 468 俄国 478
吉尔吉斯坦 314 吉尔吉斯坦 331 吉尔吉斯坦 330

末行为测试最低分。

PISA 2009结果揭示了以下事实:

  • 世界不同国家教育质量差距极大,尤其在数学素养方面。上海学生可以应用娴熟的数学知识解决复杂的数学问题;而数学程度最低的国家,平均水平低于1级,学生只能应用最简单的数学知识。
  • 整体来看,亚洲,主要是中华文化圈如上海、香港、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与地区占有显著优势。西方国家中可以相比的只有芬兰,远远领先其他国家;其次是加拿大。
  • 上海学生遥遥领先。数学尤其突出,比第二名的新加坡高出38分,比西方国家中最高的芬兰高了一个能级。上海学生在数学项目中27%的学生达到了最高的6级,而OECD国家和美国的学生则分别仅占3%和2%。
  • 在经合组织国家, 相当大比例的学生(阅读—19%;数学—22%,科学—18%)素养未达到2级的基准线;揭示出国际教育所面对的极为严峻的形势。而上海学生阅读测试这一比例为4.1%,是所有国家和地区中最低的。故上海教育的均衡度较高。

关于教育与国民经济的关系,PISA的结论如下:                                                                     

  • 不同国家之间基础教育的差距不能简单归结于经济发展水平。一个国家的富裕程度虽然影响教育,但只占6%的比例。两个经济水平相当的国家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教育结果。
  • 教育投资与产出不成比例。例如美国教育投资为全球最高,然而产出在世界上排在第20位之后。
  • 教育产出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则为正相关,测试优异国家或地区经济增长普遍较快。

四.  国际反响

上海、香港这两个中国城市的测试成绩超越了全球所有其他教育体系;特别是上海,在全部三项测试中名列第一,无异于在国际教育界投放了一枚重磅炸弹。

国际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在报告中说:“中国上海学生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这是一个不同社会背景下,经济资源合理配置的成功案例。”

PISA总设计师安德烈亚斯. 施莱克尔(Andreas Schleicher)发表了以下评论:

“这是我们第一次得到中国教育结果的比较数据,非常重要。这些结果驳倒了中国学生只会死记硬背的说法。 很大比例的学生展示出在已有知识基础上进行推理的能力,并将学到的知识创造性地应用于新的问题。”

“上海的引人注目之处在于, 这里的学生社会经济背景的差别相当大, 但这并没有影响PISA测试的成绩。”“即使是在(中国)偏远地区或者环境不好的地方,学生的表现也很出色。”“窗体顶端窗体底端 “””上海产生了一批高技能的劳动大军,这是个重大优势。”

“亚洲教育获得成功证明了大众教育的优势,这种教育试图让每个人都受益而非挑选少数的精英。任何人都可以创造出培养精英的教育系统,然而真正的挑战是让整个群体都走向进步。”

美国人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教育部长邓肯说:“美国在多数科目中排名23、24位;我们要麽诡辩,要麽正视我们已经落后的严酷事实。” 回顾1957年苏联先于美国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Sputnik,美国总统奥巴马说:“五十年之后,我们这一代又一次面临Sputnik时刻,美国处于落后于世界的危险之中。”美国与OECD联合发布题为《教育成效者与成功改革者——美国从PISA得到的教训》的报告,其中主要分析上海与香港的成功。追根溯源,归因于中国的科举考试制度,在一千多年间培植起高度重视教育的悠久传统。

在德国,“教育危机成为社会的重要话题,教育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德国教育专家将目光转向了中国,期待着在这遥远的东方国度找到医治本国教育病症的良方。”

“在英国,教育大臣迈克尔·戈夫自2010年任职以来,借鉴东方国家的成功经验,在教育系统倡导了多项改革。 ……”

当然,东西方教育各有利弊。中国与东方并非在各个方面都占有优势,然而其远较西方扎实则是不争的事实。融合中西教育,取长补短,逐步形成一套科学合理的教育体系,是历史必然的走向。

                                    加拿大博雅教育学会 沈乾若博士 收集整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