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全国课程标准 确保美国竞争力

美国首部全国《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解读

(2010-11-08 22:59:55)

转载▼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 杨光富

 

内容摘要:2010年6月2日,美国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共同颁布了首部《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这将改变美国各州课程标准差异极大的混乱局面;课程标准的制定是由民间组织联合发起的,各州有权决定是否采用;课程标准的难度有所增加,立足为学生的未来发展夯实基础,从而确保美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力;现已有48个州同意采用此标准,联邦政府还将通过“竞争卓越”计划对采用此课程标准的州将给予资金支持,这将对美国基础教育未来的走向影响深远。

关键词:美国;《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标准解读

 

2008年,奥巴马(Barack Obama)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曾抨击各州课程标准不一是导致美国基础教育在世界排名中持续滑落的主要原因。他坚称,恢复美国各州教育的高水准是确保美国竞争力的唯一途径。不过,美国各州课程标准这种差异极大混乱的状态今后将不复存在了,因为 2010年6月2日全美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the 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 Center for Best Practices,NGA Center)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the Council of Chief State School Officers , CCSSO)共同颁布了美国首部《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the 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要求全美学生在进入大学之前,在每个年级的学习均接受相同的教育标准。这也标志着各州将采用并实施全国统一课程标准的开始,从而结束课程标准各州各自为政的局面,这对美国基础教育未来的影响意义深远。

一、地方分权标准不一、教育质量令人担忧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十条规定:“凡本宪法未授与合众国或未禁止各州行政的权力,皆由各州或人民保留”。根据该保留条款,教育权力保留给各州,联邦政府无权直接领导教育,因此美国教育行政是典型的地方分权制。在这一教育体制下,美国各州具有较大的自主权,没有统一的课程标准,更没有统一的教学内容,各州往往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设置课程标准,进行灵活的教学,但也引发了各种问题,这是制定全国统一课程标准的重要原因。

(一)各州课程标准极大混乱

地方教育分权极大地调动了地方办教育的积极性,但这也造成了各州课程标准差异的极大混乱。如一个学生从纽约州转学到乔治亚州或加州,适应新的学校会变得很困难。近些年来,很多州为了躲避《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的惩罚,降低了本州的课程标准,从而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奥巴马曾抨击美国基础教育时指出:“50个州有50个课程标准,密西西比州的四年的阅读成绩比怀俄明州的学生要低70分,但他们却能得到相同的等级。50个州中有8个州的课程标准如此之低,他们的学生可能与世界后40%的水平不相上下。”[1] 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的调查发现,连续6年来,如果一定要给美国的中小学打个分数,那么美国人基本给了“C”,也就是及格而已。[2]

(二)教育质量在全球排名落后

正是由于课程标准的降低与混乱,美国基础教育已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在各类竞赛中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2006年5月,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公布了一份题为《全球化时代的数学和科学教育:美国能从中国学习到什么》的报告。报告警告说,美国的数学和科学教育“已远远落在亚洲国家、尤其是在中国的后面”。报告指出,美国有必要研究中国在数学和科学教育方面的经验,“向中国学习”[3] 另外,国际教育成就评估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valuation of Educational Achievement)组织进行的2007年“国际数学与科学研究趋势”(Trends in Internat 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简称TIMSS)的调查也证明了在科学和数学上,亚洲一些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学生成绩显著超过美国学生。在数学学科上,美国四年级学生平均得分529 分,500 分代表国际平均水平,中国香港地区的学生以607 分排名榜首,新加坡、中国台湾地区、日本也都高于美国;而美国八年级学生成绩在所调查的47个国家中排名第9,平均得分508 分。[4]参与该项测试调查的研究人员表示,美国和成绩最好的亚洲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差距之大令他们感到担忧,他们呼吁各方应给予更多关注。

(三)奥巴马政府的重视与推动

另外,更重要的是奥巴马政府对基础教育一贯的重视,也是推动此次全国课程标准制定、颁布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知道,奥巴马上台后对基础教育非常重视。2009年2月17日,奥巴马签署通过《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对教育领域提供1,400 多亿美元投入。[5]  2009年6月10日,美国发布了一份题为《机会平等:为美国公民和全球经济改革数学和科学教育》的报告,提出数学和科学教育应有更严格的内容、提高教学标准和评估水平。[6]  2009年7月24日,美国启动“竞争卓越”(Race to the Top)计划,提供40多亿美元资助各州改革基础教育,供各州政府申请,以推动中小学数学和科学等学科的教育改革。[7] 应该说,奥巴马自上台后,出台了一系列的计划来提高基础教育的质量,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美国制定、颁布一个全国的课程标准,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二、民间参与标准制定、是否实施权在各州

此次课程标准并不是政府的行为,而是由民间组织自发组织制定的,各州是否实施,其决定权在于各州,这是也是本次全国统一课程标准的一个特点。

(一)由民间组织发起

此次全国课程标准的制定于2009年6月1日正式启动,不过此项全国课程标准的制定并不是联邦政府的行为,而是由全美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这两个民间组织联合发起的。除了阿拉斯加、密苏里、南卡罗来纳和德克萨斯四个州外,全美有46个州在这一统一课程标准的协议备忘录上签了字。此外,哥伦比亚特区、波多黎各、美属维尔京群岛三个领地(Territories)也同意实施该课程标准。[8] 这49个州和领地的K-12学龄儿童数量占到全国的80%,后来又扩展到51个州和领地(全美50个州只有阿拉斯加和德州没有加入该计划),应该说,课程标准的实施几乎覆盖了全美。

参与课程标准的制定除了全美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外,还有其他的民间组织,如华盛顿达成有限公司(Achieve, Inc)、纽约的学院委员会(College Board)等。 为了让课程标准的制定透明、有效,在全美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的领导之下,还成立了三个工作团队:[9](1)标准开发工作组(Standards Development Work Group),主要负责课程标准草案的起草工作;(2)反馈组(Feedback Group),通过研究、搜集各方面资料,对课程标准的草案提出修改意见;(3)确认委员会(Validation Committee)。由国内外知名课程专家组成,人选由各州和各机构提名,负责对标准草案进行审核和评定。

(二)公众广泛参与

在征求来自全美各地的教师、学生家长、学校行政人员、民权领袖、教育决策者、商界领袖和其他人士意见的基础之上,2010年3月10日,众人期盼的美国首部全国统一课程标准草案正式出炉。因此,该草案也是集思广益的结果。为了广泛征求公众的意见,还建立了一个官方的网站(网址为:http://www.corestandards.org),公众可以针对课程标准草案的内容,在线提交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在3个月的意见征询中,已经从网上收集了超过1万人的意见,这对标准文本最终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0]

2010年6月2日,全美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在亚特兰大郊区苏瓦尼(Suwanee)桃树岭(Peachtree Ridge)高中共同公布了《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the 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的最终定稿,这标志着由美国各州政府发起的制定全国统一课程标准工作的结束,同时也标志着各州采用并实施这一统一标准的开始。

(三)实施权属于各州

不过,全国课程标准颁布后,是否实施仍然由各州自己决定。但根据各州签署的协议备忘录规定,各州的标准可以超越全国统一标准的核心内容,只要统一的核心内容至少占到州标准的85%,并且在3年内必须实施。[11]

三、课程难度所有提高、奠基学生未来发展

本次课程标准的难度有所提高,其目的是提升美国基础教育质量的整体水平,为学生未来的发展打下较好的基础。

(一)课程标准难度的提高

建立全国统一的课程标准主要就是为了消除各州标准的不一,从而导致对相同年级学生有着千差万别的学习要求的现象。同时,也希望通过提高全美课程标准的难度,为学生的未来发展夯实基础,从而确保美国在国际上更有竞争力。“为了确保美国的竞争力,我们需要为我们的所有学生作好跟全世界的学生竞争的准备。”全美州长协会副主席、佛蒙特州州长吉姆•道格拉斯(Jim Douglas)说,“统一标准能够让我们的学生跟世界上排名靠前的国家的学生进行比较,从而使美国教育发生真正、有意义的变革,以此让所有的美国人受惠。”[12] 特拉华州州长杰克•马克尔(Jack Markell)也指出,“强有力的学校教育是我们国家经济长期繁荣的最可靠的保证。美国学生毕业后要与全球的孩子竞争就业的机会。我们需要国家确保为孩子的竞争并制胜的做好准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州长要一起努力为学生制定一个共同的高标准的原因。”[13] 另外,该课程标准不仅增加难度,另外,它还旨在提高高中毕业时能具备就读大学或进入职场的能力。

该课程标准由两份文件组成:《共同核心数学标准》与《共同核心英语语言艺术与历史/社会、科学、技术学科中的读写标准》。后者加上3份附件,共有近600页。该课程标准面向K-12年级所有的学生,只包括数学和英文两个学科,主要因为这两门科目所培养的技能是学习其他科目的基础。当然,科目对学生未来大学学习和职业生涯的成功也很重要,一旦英语和数学标准出台,全美州长协会最佳实践中心和州首席教育官员理事会即将着手制订科学和其他科目的全国课程标准。[14]

(三)英语阅读强调理解能力

根据该课程标准,英文方面包含了读、写、听说、语言使用、媒体与技术应用等,这也是“为上大学和就业做好准备”的关键。为此,英语课程标准的特别强调学生的理解运用能力,这也是作为一个有文化修养的人必须具备的能力。具体说来,通过语言的学习,让学生达到如下要求:(1)表现出独立能;(2)构建扎实的知识;(3)根据不同的听众、任务、目标、学科的要求做出反应;(4)既能够理解,也能够批判;(5)重视证据;(6)能够有策略地使用信息技术和电子媒体;(7)能够理解他人的观点和文化。[15]

该标准没有规定教师该如何去教,而是给每个年级的学生需要掌握的知识与技能设定了宽泛的目标。比如,幼儿园的孩子应该以10为单位数到100,8年级的孩子应该能够识别作者的主要观点。在新的数学标准下,8年级的学生将被要求使用勾股定理去确定坐标系中两点的距离,并分析多边形。在英语标准中,6年级学生将被要求描述一个故事是如何通过一系列的情节展开的,以及作者是如何展开叙述者的观点的。“标准确定了所有学生都应该知道或掌握的内容,但没有确定教师如何去教。”英语标准在导言部分写道,“它们没有——事实上不能——列举出学生应该学习的全部、甚至大多数内容。因此,标准必须由一个精心设计的、内容丰富的课程来补充。”[16]

根据这个原则,阅读方面强调要通过经典诗歌、戏剧、短篇小说、小说和散文等,为学生搭建一个“阶梯”,不断递增的文章复杂性及理解能力。此外,它并没有列出应阅读的书单,学生阅读的具体书籍可由各地方的学校和老师自行决定。在写作方面,知道如何运用逻辑推演,佐以具体的例证来支持自己的论点,从而写出具有说服力的文章。另外,如何分析并撰写一份好的研究报告也是另一个写作标准的重点。在听说方面,除了重视个人演讲的能力,也格外重视学生参与小组讨论的能力。而在语言方面,学生要增加词汇量,能使用准确的字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同时也强调学习正确语法的重要性。[17]

(三)数学强调对概念的理解和运用能力

对于数学来说,其中一个重大的变化是改变过去很多州的数学课程存在的“宽而浅”的弊端。课程标准强调学生对每一个概念的掌握,并帮助学生一步一步地不断取得进步。从幼儿园到5年级,标准要求学生在整数、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分数、小数等学习方面打下坚实基础。如要求幼儿园学生掌握数字的观念,例如数与量的关系,还有简单的加法与减法。从幼儿园到小学5年级的标准吸取了各州标准的最佳经验,为教师提供了关于如何带领学生学习诸如分数、负数、几何等难度较大内容的具体指导,并保证了年级之间的逐级连贯性。六年级之后,学生需进一步学习几何,代数,机率与统计。学生在学完7年级,并掌握了7年级的知识与技能后,便为8年级的代数作好了充分的准备,这为学生学习高中数学作好了全面而丰富的准备。 [18] 高中数学的学习的目标是“为上大学和就业作好准备”, 因为“美国的竞争力取决于一个能够充分为年轻人作好上大学和就业准备的教育制度。”为此,高中的标准强调数学建模,使用数学与统计对实验情景进行分析、优化理解、改进决策。同时要求把课堂中的数学和统计跟现实生活、工作及决策联系起来。乔治亚州州长索尼•普度(Sonny Perdue)说,“当美国学生掌握了当今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知识,我们就会在全球经济中竞争中获得成功。”[19] 为此,高中数学尤其重视培养将数学运用在真实情境中,解决实际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来自各种领域,例如经济,公共政策,社会或日常生活等,因为帮助学生发展应用数学于新情景的理解力和能力,而这正是大学生与雇员通常要做的。

四、标准得到各方支持、影响未来教育走向

全国统一课程标准自颁布以来,西弗吉尼亚地方教育官员史蒂夫•潘因(Steve Paine)、佛罗里达州教育专员埃里克•史密斯博士(Eric J. Smith)、美国教师联合会主席兰迪•温加滕(Randi Weingarten)、美国全国教育协会副主席莉莉•埃斯克尔森(Lily Eskelsen)都纷纷表示支持该课程标准。莉莉•埃斯克尔森说,“我们相信,标准的颁布是国家为每个学生提供一个全面的、内容丰富的、完全教育的关键一步。”[20]

目前,肯塔基、夏威夷、马里兰、西弗吉尼亚、威斯康星等州和地区已经采用了新的课程标准,另外40个州也已同意在未来的数月内采用。同意使用此统一标准的州,将要以这一标准为基础,订出自己的课程和考试内容,但他们可以将自己州的标准定得比这一共同标准更严格。

联邦政府对此项标准是持欢迎态度的,教育部长阿恩•邓肯(Arne Duncan)指出,“该标准有助于教师、学生和家长了解孩子在未来的大学学习和职场中获得成功,到底需要什么,这也将使各州、学区和教师更加有效地合作,来促进学生的学习和缩小他们的差距。”[21] 新标准问世后,现行的考试将被新标准带来的新考试取代。在问到为什么联邦政府的经费主要用于开发考试时,邓肯说,标准的制定相对来说并不太花钱。而测评工具的开发则是非常费钱的,如果没有联邦政府的支持,这项工作就有可能陷于瘫痪。邓肯部长能做的,就是动用他手中的经费来推动此事。另外,联邦政府还将通过“竞争卓越”计划对采取此课程标准的州将给予资金支持,根据奥巴马政府的“竞争卓越”计划,在2010年8月2日之前实施统一课程标准的州,将有更大机会分享联邦政府40多亿美元的教育经费。[22] 如果该课程标准得以在各州大面积实施,它将给美国中小学的教材、统考以及教师教育带来一连串的影响,对美国基础教育未来的走向影响深远。

结 语

美国统一课程标准已经颁布,各州也纷纷表示采用此标准,但它能否改变基础教育现状,从而确保美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力,现在说起来还为迟过早。但是通过标准的解读,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或启示:

首先,课程改革在自上而下的过程中,还需注重自下而上。在这方面美国是有深刻教训的,上世纪60年代以布鲁纳为首的课程改革,是采用自上而下的过程,参与课程改革的几乎都是专家,而没有一线的老师参与,结果是编写的教材过难,最终导致课程改革的失败。本次的课程标准的制定是由民间组织发起,并广泛征民众意见的基础之上最终形成的,因此标准得到了广泛的认同,并被各州纷纷采用。我国课程改革主要是从政府层面上开始,即自上而下地进行,在实施过程中就会容易导致对课程改革真正意图的不理解甚至误解,因此,真正的全面课程改革还需注重自下而上的过程。

其次,如何平衡地方和中央的关系。在中央和地方对课程的控制上国外出现了钟摆现象,但总体的趋势是中央加强了对课程的控制。如英国在教育管理方面以前是强调中央和地方的“伙伴关系”,但由于中央放松对地方课程的控制,导致了教育质量的下降。因此,英国《1988年教育改革法》设立了全国统一课程,并通过全国考试的方式加以控制,强化了中央集权式的教育管理体制,尽管也引起了许多争议,但这对英国教育质量整体的提高是有目共睹的。这次美国也希望通过全国统一课程标准来加强对地方课程的控制。因此,我国课程改革在提倡课程结构的多样化和评价方式的多元化的同时,应该加强对全国各地区教育质量的监控,确保全国教育质量整体的提高。

最后,课程改革应将提高教育质量和培养学生的能力作为改革的重点。美国历次的课程改革都将教育质量和学生的能力放在首位,如1958年的《国防教育法》、1983年《国家处在危险之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等。而本次的课程标准也特别强调学生能力的培养,为进后的为上大学和就业做好准备。我国在课程改革时,除了立足于教育质量的提高外,还要特别强调学生能力的培养,因为,当今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知识成倍增加,知识是永远学不完的,而学生一旦拥有了能力,就能够适应社会和科技迅速变化的要求,就能够很好地解决所面临的各种复杂的问题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