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学者谈国际教育演变

加拿大博雅教育学会于三月二日举办第三届博雅论坛,题为《加国学者眼中的东西方教育》。曾多次访问中国和亚洲的学者杰瑞•穆西欧博士应邀作了精彩演讲。

穆西欧博士是前卑诗教育厅教育政策、计划、课程及学生评估总负责人;加拿大国家统计局教育评估专家;2000-2004年加拿大驻国际经合组织(OECD)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代表。期间他曾在俄罗斯、保加利亚、以及中国上海等地工作,目睹发展中国家如何努力提升教育。他演讲的题目为《国际中小学教育趋势观察》。

穆西欧博士首先回顾了卑诗省、加拿大与世界其他国家近一个世纪以来基础教育的普及情况。

在卑诗省,1921年只有25%的人能够读到中学11年级;但半个世纪之后的1969年即达到92%。根据2012年的统计,20至25岁的年轻人中,91%具有高中毕业文凭。

自60年代至90年代的30年间,世界各国的中等教育普及相当快。国际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值在60年代约为54%, 90年代上升到约77%。1960年代中等教育普及率最高的是美国,已达80%以上。但30年后排到了第13位。排在首位的是韩国,超过95%,而60年代的韩国只有约35%。 韩国的奇迹说明,一个国家完全可以在较短的历史时期内,大大普及并改善基础教育。

基础教育的质量如何?穆西欧博士以PISA阅读测试结果为例作了说明:

PISA为国际经济合作组织(OECD)主办的大型国际基础教育评估,测试各国15岁在校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等三方面的素养。每三年一届,开始于2000年。

2000年排在第一位的为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第二为芬兰;卑诗、魁省、安省、缅省和萨省紧接其后;然后是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韩国、英国、日本;之后再为加拿大的几个大西洋省份。 故加拿大的成绩十分亮丽,总分为第二名;美国则排在第十五名。

然而到2009年,由于上海等地区或国家的加入,加拿大排名下滑,总分第六,排在前面的依次为:中国上海、韩国、芬兰、香港和新加坡。不仅排名,加拿大的分数下降了十分,与第一名的中国上海相差32分之多。卑诗省亦被安省超过。当然总体上加拿大与卑诗省教育在国际上仍在领先之列。

其他国际评估的结果与PISA大同小异。

韩国、香港、新加坡和中国大陆这些具有类似文化背景的国家和地区的优异成绩震惊了国际社会,人们从中看到了文化对于教育的决定性影响;

中国实行了一千四百年的科举制,为社会下层提供了进入上层的途径,使社会形成高度重视教育的传统。中国与亚洲国家的国家级或省级统一考试制度,对于教育的公正与均衡亦是一种保证。

再如南韩,教师的薪水很高,吸引了许多顶级大学毕业生到中小学任教。中小学班级人数远比加拿大为多,然而教学质量并未受到影响。

芬兰教育得到全社会的支持,教师具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而且各级教育完全免费。当然与加拿大的多族裔、多元文化相反,芬兰乃单一民族国家。

不少国家经历过社会和经济危机——如芬兰在苏联与东欧国家垮台后受到的巨大冲击,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但又很快重建了教育,迎头赶上。

总结起来,教育评估领先国家与地区有着如下共同特点:

  • 关注和学习其他国家的先进教育经验;
  • 高质量的教师队伍,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
  • 着眼于分析思维能力的教学与考试制度;
  • 努力使大多数学生,而非少数学生,达到较高的标准;
  • 公平合理的教育拨款制度;
  • 教育系统内各方目标一致的努力。

穆西欧博士分析了加拿大和本省教育的优势,如教师团队和校长的素质较高,教育的均衡性,关注与满足特殊学生的需求,完备的教育体系,以及我们特有的多元文化,等等。

加拿大是世界上少数不设国家教育部,由各省管理教育的国家之一。

加拿大不同家庭背景学生之间的差异较小,教育均衡性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 这归功于城乡一致的教育体系与政策。 他提到加、美两国教育拨款制度的不同。美国教育经费由地方自行筹集,故富裕与贫穷地区的教育经费相差很多。而加拿大教育由联邦政府和省府统一拨款,保障了资源的公平分配。

穆西欧博士也指出了过去十年本省教育发生的关键性变化:教材更新基本停滞;取消12年级省试;取消学校评估系统;撤销教师进修学院;以及省府与教师工会间无休止的冲突,等等,都严重侵蚀了本省教育体系,造成教育品质的下滑。恢复提高本省教育素质,这些都是必须严肃面对的。

本省还面临着其他挑战: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贫困儿童问题,原住民教育;学前教育资源不足;以及经费如何使用等等。将有限的资金更多地用于退休老人,还是年轻一代?教育经费继续花在小班制上,还是用来提高教育质量? 这一切困难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政治家们的智慧与努力。

他亦呼吁卑诗借鑑中國上海等亞洲城市的省級考核模式。他认为恢復省試不僅有助于提升學生学业水平,亦能改進教師的教學素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