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媒体关注华裔教师呼声

【环球华报记者 杨梅 综合报道】本报于今年9月21日曾在本地媒体中独家报道华裔教师反映本省基础教育质量退步、呼吁全面恢复省试一事。事件经报道后引发多方关注。27日,《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等本地媒体也相继跟进报道。从教育界专业人士到省教育厅长、省长等省府高官亦注意到华裔教师的呼声。

本省教育质量下降势态堪忧

以大温知名华裔数理教育专家沈乾若为首的加拿大博雅教育学会等一众工作在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反映,加国基础教育原在世界名列前茅,卑诗省又领先大多数其它省份。但近年来,大型国际教育评估以及加拿大全国性评估显示,加国教育质量呈下降趋势, 卑诗省的领先地位亦不复存在。

国际学生评估(PISA)是21世纪国际间最重要的基础教育评估。在2000年PISA评估中,加国学生阅读素养位列世界第2,数学排名第6,科学第5。而卑诗省的阅读与数学在加拿大各省中又位居第2,科学方面,卑诗排在第3位。可是自2003年起,一些亚洲国家或地区如新加坡、香港和上海等,先后加入PISA评估并取得优良成绩。以2009年为例,上海在阅读、数学和科学全部三个领域夺冠,且成绩远高于其它国家。反观加拿大,分数却有所下降,以致排名降低至阅读第6,数学第10,科学第8。在当年加国国内排名中,卑诗省的科学成绩排名未变,阅读降至第三,数学降至第四。

学校成就评估(SAIP)是加拿大全国性的基础教育评估,2007年被“泛加拿大评估项目”(PCAP)所取代。在早期的SAIP评估中,本省成绩高于或至少等于加国平均成绩,可是至2010年全部降到全国平均水平之下。PCAP 2010测试8年级学生,数学是主要领域。卑诗省的数学成绩竟然落后安河和魁省26分,着实令人震惊(见表二)。不仅如此,卑诗省学生在数学的全部四个分领域——数字与计算、几何与测量、模式和关系、数据处理和概率的表现均在加国平均水平之下。

恢复12年级省试建言声起

博雅教育学会指出,过去十年里卑诗教育体系内发生的一系列政策变动,是导致本省基础教育质量与排名退步的重要原因。这些别动包括2002年起省教育厅不再实施例行的教材更新;随后,作为责任机制的全省学校鉴定被终止;在2004年引入10和11年级省试的同时,12年级数学、物理、化学等科目的省试却转变为非强制性;在参加省试人数越来越少的情况下,2011年省教育厅宣布除英文外,其它12级科目的省试一律取消,等等。

博雅教育学会的老师们认为,上述举措的目的之一在于提高中学毕业率,然而却采取了降低毕业门槛的作法。这些作法降低了基本的教育标准;减弱了学生的学习动力,和本应学到的知识技能;也压制了教师提高教学质量的热情。

上述做法中,12级省试变动的负面效果很快显现出来。以UBC第一学年微积分课程的统计数据为例,在省试必考年代,修读UBC微积分课程的卑诗中学毕业生中,通常三分之一左右拿到A。省试改为非强制性后,2009年,那些通过12级数学省试的学生,得A 的比例依然很高。然而,毕业成绩相当但未曾参加12级数学省试的学生,却只有五分之一拿到A。大学已在抱怨新生学业水平低,而更低的还在后面。

 

 

另一方面,卑诗12级省试政策改变之后,“分数膨胀”成为严重问题,增加了大学招生难度。UBC和其它院校不得不寻求其它途径,帮助从漂亮的分数表中甄别出高质量的学生。但这绝非易事。

综上所述,博雅教育学会的老师们强调,要遏止卑诗省教育质量下降的趋势,恢复中学12级全省统一考试是当务之急。

有教育专家强调本省优势

曾任职省教育厅的专家穆斯欧(Jerry Mussio)也曾对卑诗标准下滑与国际竞试结果示警,并同样对取消省考表达忧虑。但他指出,相对于中国重视机械式的课本学习,本省强调的是解决问题及创造力。

卑诗数学教师协会主席贝克(Chris Becker)并不担忧,他说当局不断在改善,但是无法满足每个人。他表示,12年级今年才施行新的数学课程,他坚信比过去好,特别是强调学生应搞懂观念,而非死背公式;中国比加国重视数学教育,但不一定是正面的,特别是学童的课业负担可能过重。

省府暂无计划恢复省试

卑诗省教育厅长麦克雷(Don McRae)于10月19日出席大温中文传媒圆桌会议,在回答本报记者有关部分老师呼吁恢复省试的提问时表示,目前省府没有计划恢复省试,但称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议题。 他并且解释说,当初省府是为了顺应全国各大学的收生要求而做出改变的,例如卑诗大学(UBC)等已不要求学生在申请时提供省试成绩,所以省府才取消省试。他说到目前为止,他未听到有大学要求恢复省试。

12月17日,本省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出席大温华文传媒圆桌会议时提到,她本人更倾向于有省试,因为省试可以提供一个统一的评定学生学业成绩的标准,也是检验教师教学质量的有效方法。

 

Comments